法律

谷歌是不是在通过搜索引擎操纵总统大选

2019-05-14 22:14: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久之前,希拉里刚被宣布将代表民主党参加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这位很可能成为美国首位女性总统的参选人马上就迎来了一个麻烦。

现在有美国独立媒体爆料,谷歌搜索引擎存在支持希拉里的倾向,在搜索引擎给出的联想提示词中,谷歌故意屏蔽掉那些负面辞汇,用一些较为冷门的词汇替换, 比如在谷歌上输入关键词Hillary Clinton cri,建议搜索词为希拉里犯罪改革和希拉里的危机;在雅虎或微软必应上输入关键词Hillary Clinton cri,建议搜索与希拉里的犯罪有关。

现在谷歌负责人已经否认操纵任何情势的搜索结果,我们的系统会定期优化,我们的用户活动也会产生变化,所以相应地,联想词会随着时间而变化。

但这样的公关式说辞却没法打消人们的潜在顾虑:谷歌是不是在通过搜索引擎操纵总统大选?谷歌在美国市场的搜索引擎份额高达60%,如果谷歌人工操纵搜索结果,那势必会为谷歌支持的一方候选人带来巨大的竞选优势,从而也变相打压了竞争对手。

在今年播出的《纸牌屋》第四季中,主线正是围绕2016美国总统大选,在平行时空的剧情中,也触及到了某虚构的搜索引擎有意隐瞒搜索结果,操纵大选的桥段。《纸牌屋》是提前预演了在互联科技时代,围绕政治选举产生的新问题。

现如今,人们获得某种信息多是由互联搜索引擎获得,但因信息的门类不一,复杂程度不同,我们在获得某种较为复杂的信息时,我们对其的认知和判断常常是基于个人的生活背景和价值偏好。

当我们键入一些名词时,科学常识的解说,地理性知识,词典检索,搜索引擎能为我们提供肯定无疑的正确解析,且不会由于不同的阶层,不同偏好的人群而出现意见的分歧。

但是当搜索一些更为复杂的、不能用确定性的答案去考虑的信息时,搜索引擎能否全面展现出所有的搜索结果,让用户自行在多样化的答案当中寻找时,便显得格外重要了。

试想一个情境,如果一个对两位总统参选人毫无了解的选民用谷歌对他们展开了解,那满是负面报道的特朗普自然明显占了下风。

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信息或知识永远都有着不同面向的解析,就像你问那些有地域歧视的人,他们为什么会有这类结论时,他们会用无数个自己亲身体验到的例子,来左证自己的偏见;而相反的,那些在反对他们观念的人的眼中,他们从来没遭遇过类似的案例,他们还会认为他们接触到的那1地域的人亲切、友好而仁慈。

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儿呢?那些拥有地域歧视的人实际上很有可能是在遭受到某件事情后,强化了头脑中的想法,渐渐构成一种强大的偏见,这种偏见事实上在以后的人生中有效屏蔽了那些与他既有观点违背的现实案例。

偏见在任何一个时期都得以存在,而搜索引擎如果在没有任何人工干预的情况之下(不管是商业层面的竞价排名,还是其他层面),某种程度上能有效缓解那些极度的偏见,它呈现的多元化的搜索结果,虽然并不会让每个都让用户觉得舒服,却打开了一种全新的可能性:你可能会尝试去理解你不同意的那些观点或思想。

可是这种看起来很理想主义色彩的情况真的能实现吗,某种尽可能公正客观而全面的信息出现?即便是谷歌,这个企业文化宣扬不作恶价值观的公司,如今也陷入到这样的舆论质疑当中,不免让我们重新思考这一点。

曾经看过一个TED演讲,演讲人举了两个例子,个,在2009年搜索米歇尔奥巴马时,曾能看到很多丑化这位美国夫人的图片,随后谷歌的程序员手工清除那些搜索结果,使得用户在当时搜索米歇尔奥巴马时,不再出现那些丑化的图片,这是谷歌主动作为的一个例子。

第二个,一名挪威杀手在炸毁大楼并杀害数十人后,以此想在络扬名,一位程序员在络上号召人们阻挠这位疯狂杀手的企图,具体做法就是他号令人们将那些公路上带有粪便的照片上传到自己的博客、Facebook等社交络平台上,当然文件的命名是那位杀手的名字,这样当你谷歌杀手的名字时,前面出现的很多图片都不是杀手本人的照片,而是遍布不同公路上的粪便照,但是这一次谷歌却没有干预任何的搜索结果。

你可能会说谷歌只干预前一个而不顾后一个,从直觉上看是因为后者是一名人人得而诛之的坏人,但是如果你坚持认同这1观点,事实上你就默许了操纵搜索引擎者希望你得出的观点。

月经量多会造成什么后果
来月经有血块肚子痛
月经量多有什么影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