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平谷大旺务村旁污染土今起运走

2018-11-28 13:24:41

平谷大旺务村旁污染土今起运走

5月24日,平谷东高村镇大旺务村旁的废旧大院,大部分污染土裸露无遮盖。

平谷一村庄旁堆放刺鼻污染土 追踪 新京报讯 今起,平谷东高村镇大旺务村旁近3万立方米的污染土堆将被运走,送至北京市一家具备专业资质的危险废物处置中心进行处置。昨日,北京市环保局表示,该施工项目在手续和程序上没问题,下一步将加强对方案的审核和监管。

村民反对 平谷叫停运送污染土

村民说,近两个月来,不断有渣土车将污染土运至平谷东高村镇大旺务村旁的废旧大院堆放,形成高约10米,面积约足球场般大小的土堆,并散发刺鼻性气味,村民担忧气味对人体有害,也怕对地下水造成污染。

据介绍,污染土是从平谷区一处化工厂运送过来。该企业主要生产食品添加剂,在生产过程中产生可挥发性污染物,对厂址的土壤和地下水造成污染。

由于村民的反对,平谷区政府经研究决定,停止往大旺务村旁运送污染土,已经运过去的土也会运走。

昨日,平谷区环保局副局长吴亚军介绍,今日开始,将把堆放在村旁的污染土拉走,送至北京一家具备专业资质的危险废物处置中心。

村旁近3万立方米污染土将运走

2010年,平谷区该化工厂污染企业搬迁后,原址地块的土地性质从工业用地变更为住宅用地,准备开发。平谷区政府根据要求,修复该地块下的受污染土壤和地下水,修复土壤约33万立方米。

吴亚军说,已清挖出来、堆放至该废旧大院的土壤约2万立方米,加上建筑垃圾等,此次运至危险废物处置中心的土壤近3万立方米。

剩下的约30万立方米土壤如何处置,吴亚军介绍,这些土目前不会动,具体处置方案将重新制定并报市环保局审批。

追问

获批方案是否明确点出地址?

市环保局批复 方案可行

此前,平谷区环保局副局长吴亚军说,在施工前方案确实经过了审批,并且审批文件中明确指出了大旺务村旁边这个废旧大院。

昨日,北京市环保局污染防治处副处长许艺凡解释称,市环保局对该项目批复的文件分别是污染场地的环评报告、污染土壤修复的技术方案和修复污染土壤的实施方案。

她说,该地址确实在实施方案中,而市环保局给出的批复是 方案可行 ,但要求采取措施,包括 发生扰民或发现污染物排放超标,应立即停止施工,并采取污染防治措施 ,以及 平谷区环保局责成监管 。即市环保局审批正文里不会显示例如修复地点等细节, 我们对方案原则上同意,并要求采取措施。 该项目在程序上没问题。

土壤运至该处是否需要环评?

该处为临时贮存点不用环评

此前吴亚军曾表示,污染土不能放风景区、滑雪场等旁边。对于这么大面积的污染土修复,满足条件的只有大旺务村旁废旧大院这一个地方,并经过了专家论证。

许艺凡表示,市环保局审批的该实施方案有好几百页,针对为何选择该处,方案中称该处离敏感点有距离、一侧为马路影响较小,并且具备贮存土壤的能力等。

市固体废物和化学品管理中心污染场地管理科科长唐振强介绍,针对平谷该项目方案审批等每一个环节,市环保局都邀请有场地修复经验的专家召开专家评审会。

许艺凡说,该处属于临时贮存点,短周期的修复工程,不用做环评,而土壤终的消纳场所需要环评。

污染土堆为何没有及时遮盖?

方案提出堆至15米再苫盖

村内多位村民称,约两个月前,开始有大批渣土车往这儿运送污染土,村里弥漫着难闻的刺鼻性气味。

吴亚军说,此前花费几十万从国外购置了抑制剂和土壤改良剂,对土堆进行喷洒,这只能缓和异味散发。而炎热的天气会增加挥发的速度。

之所以没有及时苫盖,因为实施方案里提出土堆至15米时进行苫盖, 土壤一车一车运过来,不能来一车苫盖一下。 吴亚军说,后来根据居民的意见,为了减少异味的挥发,土堆至13米时就进行了苫盖。

吴亚军表示,该项目本月14日开始清挖,21日停工。居民此前看到的土并不是污染土,是为了平整该废旧大院的黄土和建筑垃圾等。

此外,施工现场的监理公司会向环保部门发送现场监测监理周报, 这些都有验收依据。 吴亚军说。

焦点

北京研究污染场地管理办法

2004年4月28日,北京宋家庄地铁站施工过程中发生一起3名工人中毒事件,该事件标志着我国重视工业污染场地修复与再开发的开始。也是从2004年开始,北京通过下发规范文件、编制地方标准等方式,初步建立了工业企业场地再开发利用的管理机制。

今年初,环保部发布土壤修复5项新标准,但我国尚无土壤污染的专项立法,关于场地污染、土壤修复的相关规定系散见于各法律及规范性文件之中。许艺凡说,没有上位法致使监管过程中缺少罚则。

据了解,北京在污染场地管理方面走在全国前列,已出台了《场地环境评价导则》等4项地方标准,目前正在研究北京污染场地管理办法。许艺凡说,此前是要求污染场地在二次开发之前进行环评,目前正考虑将此环节前置。

市环保局一份数据显示,北京先后对涉及钢铁、焦化、化工、电镀等行业的数十块场地进行了环境评价,其中需要修复的约占25%。

环评专家彭应登说, 有专家组预估,土壤修复的成本远远超过治理雾霾的成本,也超过水体污染治理成本。

他解释称,土壤污染的范围较广,其修复不像治理雾霾可以通过脱硫等末端治理,或者改变能源结构等前端治理方式。此外,土壤污染修复技术很复杂,对无害化程度要求很高。

背景

受污染土壤可焚烧去毒

通过公开报道,多年来,北京关于污染土壤修复并不乏典型案例,多以异位修复,焚烧 去毒 为主。

据了解,异位修复就是把受污染的土壤挖出来,运送到专业的处置场所进行处理。

此,运送过程中需确保污染土无遗撒。每个工程都有工程监理和环境监理,随时监控工程的每个环节。运送过程中执行 五联单 制度,单据除了现场留一份,监理、发车人、司机和施工人员都要签字,内容包括车辆编号、土壤类别、运输人、运距等十余项内容。

土壤清挖和运送的每一个环节都会经过专家评审,包括土壤运送至处理地点的路线。

一般来说,受污染严重的土壤将运到危险废物处置场所,在处理危险废物水泥窑中焚烧,有害化学物质在高达1000多摄氏度的温度作用下被完全分解为无害气体。环保部门用专业环保测试仪器对外排气体进行24小时监控,确保不产生二次污染。剩余固体部分已经无害,可作为水泥的添加料再次利用。

针对不同的污染土壤,修复的方法也不一样,并非都是 一烧了之 。对于一些受污染较轻的土壤则可以进行隔离填埋。填埋坑的四周和底部采取防渗阻隔后,将土壤置入其中,填埋后进行顶部阻隔,防止雨水下渗,随着时间的推移,污染土壤将会自然降解,不会对周围环境造成污染。( 邓琦)

北方基因
常用健身器材
A级复合岩棉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