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小偷被温情纸条感化将上班挣钱

2018-11-01 09:48:14

小偷被“温情纸条”感化 将上班挣钱

昨天,老板张洁(左)与小陈(中)一同吃午饭。

汤华明见习黄金实习生陈杜

四川小伙子小陈来汉打工,在丢了身份证后没法找工作、饥寒交迫的情况下多次夜间翻墙进入张洁的湖北格茵木塑园林景观公司找吃的,后来却意外发现张洁留下的温情纸条(见本报2月9日A03和2月10日A06版报道),小陈壮着胆子与张洁见面后,张洁鼓励他改过,并资助他回家,小陈感激之余,表示要与父母去西北种棉花。

昨天中午,张洁又将小陈从四川叫回武汉,决定为小陈安排一份工作,他说:“你并不适合去种棉花,不如就来我的公司学点技术,长点本领。”不会干农活的小陈感激地说:“谢谢张叔叔,我遇到贵人了。”[1][2][3][4][5]下一页1

无奈:

“找不到工作,

捡烂水果吃”

与小陈一同吃过午饭后,与他进行了长时间的面对面详谈。小陈说,他是四川广元人。去年6月,母亲让他在新疆阿克苏看管30亩棉花幼苗。因为贪玩,他压根没注意到相邻的田块放水浇地,他家的棉花苗全部被淹死。十分生气的母亲狠狠训斥他几次,让他几天抬不起头来,于是他揣着5000元钱来武汉会友。

7月初,小陈和友一同来到汉口永清小路的一家公司当保安。不巧的是,他们当值的某天晚上,一辆电动车被盗,公司辞退了他们。心情不好的小陈连续几天在吧中过日子,更不幸的是,他的钱包、连同身份证被人盗个精光。

小陈打算在汉口一带的超市、宾馆、物业找工作,他上过中学。可是人家一说拿出身份证登记,他就傻眼了。“一个多月时间,我先后去了42家单位,没有身份证那一家都不要我。我也没有脸面回到父母的身边去,更不好意思向父母要钱。”小陈无奈地说。

小陈没有了住处,他只能跟几个流浪者住桥下、住屋檐下或者公园的树下,“没有垫的、盖的,更没有蚊帐,蚊子咬得我通宵睡不好。”

小陈没钱,只能在路边的水果摊旁拣被弃的烂西瓜、香瓜、梨子吃。“水果是不能当饭吃的,只要见不到剩饭,我就要挨饿。”小陈说,和他一起的流浪汉总会拿回一些虾、鱼、肉回来吃,有时会分给他一些。“但他们不会告诉我在那里拿的,我吃别人吃剩的,经常饿得眼发花,走不动路。”前一页[1][2][3][4][5][6]下一页挣扎:“他们偷东西时我在阳台站着”

提起次进张洁的公司偷吃的,小陈低着头说:“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去年9月份的一天,公园里的流浪汉们神秘地对小陈说:“我们晚上去个地方,那里有吃的。”小陈感到一丝好奇。那天晚上,流浪汉带着小陈来到了张洁公司的门口。

“他们蹲在地上,让我踩着他们的肩膀爬上公司的二楼。”小陈说,他突然意识到了这就是偷东西,他非常害怕:“我会变成小偷吗?”可禁不住其他人的怂恿,小陈硬着头皮上了二楼的阳台,他说:“我的腿打颤,站在阳台上看有没有保安巡逻,生怕有人来捉我们!”

站在阳台上,小陈的肚子饿得咕咕叫,“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我进去了,是不是就和他们一样了?”可禁不住肚子饿,小陈在挣扎一番以后,还是进去了,发现了自己需要的——两包方便面,一袋饼干,一盒薯片。

拿到食物,小陈立马拆开,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我当时也有顾虑,害怕被捉,害怕自己成了小偷!可我实在太饿了!”小陈说:“他们翻箱倒柜,不稀罕吃的,只想找东西卖钱。我劝他们不能拿电脑和图纸,里面的东西丢了,用钱买不回来。”前一页[1][2][3][4][5][6]下一页诧异:“真的会有人帮助我吗?”

“说实话,我后来觉得偷吃的很容易。”有了次的害怕和挣扎,小陈说他虽然还有很多顾虑,但禁不住肚子实在太饿,他还是会在迫不得已的时候,去张洁公司拿些吃的,其中有零食,有剩菜和饭。

“大概在国庆节后,我看到冰箱里放了些卤菜。旁边还放着一张纸条。”小陈说,纸条上写着会给他准备吃的。他感到诧异,又感觉自己的行为不光彩,他将纸条放回了原来的位置,可是又觉得上面的字很流畅、大气,他想留言人一定是个好人。“我当时就想,如果他能帮助我多好!”在房间里踱了一圈步后,小陈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在纸条上回话:“你是好人!”

小陈说,第二天晚上,他又来到了张洁的公司,在冰箱里看到了第二张纸条,上面写着会帮助他。“我真的很吃惊,真的会有人帮助我吗?如果有人帮助我,我只想要一点儿钱,回四川补办一张身份证,这样就能找到一份工作了!”就这样,他决定去见这个好心人。前一页[1][2][3][4][5][6]下一页悔悟:“不能自暴自弃,要自食其力”

去年12月20日,小陈和张洁次见面。“我坐在亭子里等他,心里非常害怕。我怕他找人抓我,我都做好了坏的准备——被送去拘留。可我转念一想,如果他真的想抓我,守株待兔就行了啊!”小陈说:“虽然心里很紧张,可见到张叔的面,我就知道他是好人。”

张洁见到小陈的面就很亲切地问他:“是你吗?多大了?那里人?”

在得到答案后,张洁说:“你和我儿子一样大。”

从去年的12月20日到今年1月14日,他们共见了5次面。“张叔跟我说,他穷的时候,是下火车时兜里只有几十块钱,可还是凭着毅力在武汉扎了根。现在的我可能比张叔当时强一点,他能做到,我也能做到。”小陈说,张洁给他讲当兵时的事,跟他讲创业中遇到的困难,还会给他钱买吃的,给他买衣服御寒,这让他感到非常温暖。

“张叔送我的那本《做人如水,做事如山》,我看了两遍,但还想多看几遍。我想如果不是张叔当时给我留字条,和我见面,和我谈心,我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小陈知道,不能再自暴自弃,要自食其力。前一页[1][2][3][4][5][6]下一页

上海到佛山物流专线
上海信用贷款
固定剪叉式升降货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